台当局捞人成功-可见唐朝的工作制度虽然完善

当时的姚崇年事已高,曾经一切的激情与热血都献给了大唐,到了晚年,突然想任性一把:坚决拒绝值夜班。原本王

  太祖掩面,叹了口吻:“又来了。”

  当俩人战战兢兢地将圣旨递给乾隆时, 杭州钻石小鸟,以为要遭到痛斥,却不曾想得到了乾隆的夸奖,大夸文书写得好。几日后,乾隆见到军机大臣傅恒,便问:“汝军机有若等良材,奚不早登荐牍?”

  为升职而加班加班加到肉体失常

  乾隆口述了几百字机宜,要他立刻拟旨送阅。

  于是,太祖赶紧召见了王著,但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酒气熏天,披头分发, 霸王金链,摇摇摆晃,胡言乱语……

  傅恒啊,你们军机处居然有这样的人才,怎么不早点推荐给我呢?

  原来这个王著,早先也干过相似的事情。

  相较于其他朝代而言,唐代的工作制度最为人性化,除了延续从汉代以来每五天休一天的“休沐”制度以外,唐代的官员们全年还享受53个节庆假日,其中包括皇帝的华诞放假3天,释迦牟尼和老子的诞日放假1天,婚丧这些严重事宜也都有相应明白的假期规则。但是即便有这样健全的工作制度,唐代的官员们依然过得不轻松。

  原本王著是想通过加班求升职,结果却因为酗酒无法自控招致被贬,仕途一落千丈,真是“加班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当然,值夜班也要看运气,有时闲得发慌,与“伴直”的同事喝喝茶,吃吃夜宵,写写诗,看看星星月亮,谈谈人生和理想。而有的时分就比较悲催了,皇帝一声令下,无论白昼有多累,此刻有多困,必需提起肉体来,随时列出相应文件,一旦有误,轻则被贬,重则丢命。

  太祖一拍大腿,心想:让人值夜班是对的啊!这肯定是有大事发作!

  巴延三

  有了皇帝的喜欢,一次偶尔值夜班的机遇,巴延三完成了逆袭,先是很快被外放到陕西做了潼商道员,没过几年,又升任两广总督,成了封疆大吏,短时间内,人生抵达了巅峰。

  在唐代都城长安的官署里,共有内官员两千六百多人,他们又分为常参官和十分参官,常参官是每天直接把工作汇报给皇帝的人,五品以上才有资格。这些官员每天早晨六点半到八点半要先开个晨会,也就是传说中的早朝。开完会以后,再各自回到岗位上,这才干真正开端一天的工作,通常要处置公务到下午三点多才干下班。核算下来,每日工作时间差不多也是八小时。

  姚崇这辈子什么没见过?还怕人说三道四?

  这起恶性事情的主角是翰林学士王著,此人在事发当晚值夜班。或许是漫漫长夜,他想起了职场的许多烦心事,又或许是对自己目前的状态产生了焦虑,一时间胸口有些闷,于是借酒消愁。却不曾想几杯酒下肚,居然喝得酩酊大醉,无法自控,跌跌撞撞地在深夜呼吁:“我要见太祖!来人呐!我要见太祖!”

  直令史也就从了,排夜班的时分直接跳过了姚崇,将值班日志往下传。这一举措居然引发了许多大臣的不满,以为姚崇搞特殊化。

  加班这件事,你们连老年人都没放过

  你以为古代人就不用加班吗?太天真!

  谈到值夜班,在唐朝不得不提一个人,那就是宰相姚崇。

  在这种极早的办公制度下,值夜班的传统依然没有被废弃,所以清代有的官员逢上值夜班的话,直接连续上48小时。假如国度有大事发作,连续上一百多个小时的班,也纯属正常。

 

  那天夜里值班的官员正是巴延三,他突然听说皇帝要召见他,瞬间困意全无,立刻跟随传旨太监匆匆入宫,隔窗听旨。

  有人说:“若是回到古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事喝喝酒,品品茶,读读诗,那该多好!” 显然,这个想法太过天真,纵观中国历代工作制度,真相简直是严酷到不忍直视,并且每个朝代都因为加班这件事,出了一个奇人。

  于是姚崇大笔一挥,在值班日志上批写道:“告直令史,遣去又来,必欲取人,有同司命。老人年事,终不拟当。”

  吐槽完毕后,该干吗干吗,心里也会默默想着:我这样埋头苦干,天天加班,老板会给我升职吧?

  或许很少有机遇遇到皇帝,巴延三又惊又喜,居然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一个字都没有记下来。好在传旨的太监才学高于巴延三,帮着他完成了任务。

  纵观唐代、宋代、清代,古人们的工作制度要严苛得多。想一想古人,即便在加班的路上充溢了无奈与辛苦,但那也是生命里无法抛却的悲与喜,悲喜交集的人生,或许更有滋味儿。

  固然宋代也同样延续了汉代每五天休一天的“休沐”制度,但因为大部分节假日里都要正常上班,假期的性价比极速下降,我们也都有同样的体验:连续加班使人猖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