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被稿子逼得实在受不了-淮安一院

为出齐千万字古籍蓄发六年 岳麓男编辑今已长发及腰

1400万字的4部《中华大典·艺术典》近日由岳麓书社出版。担任此项目的该社文博考古编辑部副主任王文西,6年前许诺“项目不成发不时”,往常终于和同事两人完成编撰和出版工作,而王文西的头发已长达105厘米。25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他透露最迟在明年1月3日——也就是女儿华诞当天剪掉长发,给女儿留作留念。

6年前立誓“项目不成发不时”

2007年湖南师范大学中国古代史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王文西入职岳麓书社。2012年1月,王文西接手了《中华大典·艺术典》的编辑出版任务。由于不了解《艺术典》的状况,王文西一开端“十分犹豫”,社长易言者连着三次说话,总算消除了他心中的忧虑,只说了四个字——事在人为。

《中华大典·艺术典》是一部艺术类大型类书,收录1911年以前的有关戏曲文艺、服饰艺术、陶瓷艺术、书法艺术、音乐艺术的几千种文献资料,涵盖经史子集四部及碑传石刻等文献,按经纬目格式予以编纂,是对中国古代艺术文献的一次大范围全面系统的整理。《艺术典》下设五个分典,其中《戏曲文艺分典》《服饰艺术分典》《陶瓷艺术分典》《书法艺术分典》由岳麓书社出版,另一册《音乐艺术分典》由国度图书馆出版社和岳麓书社分离出版。

接手之后,王文西得知,当时全国十几家参与《中华大典》项目的出版社,或多或少都遇到了停顿不顺利的状况;岳麓书社2006年正式启动了《艺术典》的编撰工作,但当时曾思索要把该项目及已有的编校成果转让。最终,出于“出版湘军不言放弃”的考量,集团指导决议继续做下去。

《艺术典》总主编是中央美院金维诺教授,我国现代美术史教育的奠基人。2012年时,金老已经年近九旬,每天只能工作两个小时,王文西在每年春节前会去探望金老并汇报工作,但交流比较艰难。副总主编李松先生比金老小8岁,由于身体欠佳在家休养。两位主编的身体抱恙让整个《艺术典》的编纂大局无人统筹协调。据王文西回想,2011年12月的时分,只要《陶瓷艺术分典》有完好书稿并且初步校过一轮清样,《戏曲文艺分典》刚刚排出了清样还没开端编校,其他分典则陷入了停滞状态。这不由得让王文西备感压力。

在2012年12月的选题会上,王文西立下了“项目不成发不时”的誓词。25日,他通知北青报记者,淮安富士康,说这话时,其他的分典基本没交稿,而他只是落实了空缺的《书法艺术分典》作者班子。“在有些人看来,一年了也没看到实质性的停顿,我心里本就有点羞愧和别扭了。那时,头发长了点儿,外形有点落魄,就想借此给自己打气。”刚开端留长发的时分,看到他人异样的眼光,王文西心里也特别别扭,想着“会把头发扎进衣服里,不让其他人看到”。后来长发披肩,慢慢也就习惯了。

查阅资料不下五六千万字

王文西引见,《艺术典》书稿需要停止大量的繁体竖排的古籍普查工作,拿到初稿后首先要查重,只保管一处重复引用的话;然后剔除1911年之后的或者内容不相关的引文;第三步是依照经纬目排序,“排序做得最多的稿子,有时分两三个月是常有的。”第四步是查证、修改引书标目,有时分为了查证一条引文,编辑需要从头翻读相关书籍,极费时间。这些完成后,才会正式排版、停止常规意义上的编辑和校对。

在岳麓书社,只要王文西和孙世杰两位编辑在做《艺术典》项目,最终成书范围约1400万字——从常理推断,两位编辑需要的资料是书稿字数的五、六倍。对此,王文西轻描淡写地说:“一个人能够发点狠当成两个人来运用,少睡点觉而已。”

往常岳麓独立担任的4册《艺术典》终于出齐,但王文西一再强调,主要是得益于三十余年无数人的据守与执着:有带着遗憾分开的《服饰艺术分典》主编李之檀和《艺术典》外聘编辑廖承良;有85岁高龄大病初愈后仍旧牵挂操心的中华大典办公室副主任伍杰;更让他感到亏欠的是总主编金维诺老先生,“去年腊月二十七,淮安市开明中学,2018年2月12日,这日期记得太清了,我才等到印刷厂送过来的新书。当时是春节前三天,去北京的票买不到。我想着过完春节再抱着新书去给老人家拜年,结果老人家正月初二分开了。我初四早上才听说,当时人就解体了。”

最长的头发有105厘米

回想六年的心路进程,王文西说是女儿给了自己肉体寄予和牵挂。小时分女儿晚上经常哭闹,为了让自己安心做事,妻子带着孩子回湘西外婆家住一两个月。“有一次我被稿子逼得真实受不了,周五下半夜坐的士去长沙火车站,没有票了,又拼个车赶到临近的株洲市火车站,买张票转到湘西。第二天早上和小孩玩了两个小时,马上又赶火车回长沙,人又肉体振作地跑去办公室加班。心里真的要有点寄予才撑得住。”

他回想道,有次女儿猎奇他的头发有多长时,拿着卷尺量,量完之后特别开心,“爸爸,你的头发最短的102厘米,最长的有105厘米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