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党魁交接陷僵局,武林外传日月精华-学界拟读了相当一部分字音

巴图与契丹小字研究

一、“造字多法说”。据宋朝关于契丹文字的记载,有“以隶书之半增损之”而造契丹字的说法。《谜林问径》则更进一步,在解读总表中,提出了转制增益、转制改形、转制组合、削损改形、截取改形、移植草体、截取、改形、组合、转制、削损、移植、重叠等造字法,大大丰厚了人们对契丹文字结构内涵的认识。

40年间,巴图先生不顾当年艰苦岁月中科研条件的粗陋,毅然放弃了离休后的闲暇和轻松,以年迈之躯,继续一往无前、笔耕不辍、知难而进、勇于攀爬。

在承认以上两种见解的基础上,巴图先生正式提出了“年号两词说”。他以为,“从统览全局说,不论辽代、金代,已见年号凡十有五,全部写成两词。四个哀册如此,五个墓志如是,行记自不例外,就连塔壁山洞题字也一样。这与汉语文献所载正相对应。因而,必需依据契丹小字资料,照实地视同年号为两词。否则任何解释都将成为无本之木,无水之源。”

新解

例如《辽史·本纪》中,重熙五年正月, 李玉妹背景,有“枢密使萧延宁改请国舅乙室小功帐敞史为将军,从之”的记载。《辽史·百官志》则记为:“兴宗重熙五年,枢密院奏,国舅乙室已小翁帐敞史,准大横帐及国舅二父帐,改为将军”。点校本《校勘记》则作:“国舅乙室已小翁帐,纪重熙五年正月作乙室小功帐。”显然,前条的“小功帐”是“小翁帐”之误。从中不难看出,巴图先生深沉的学术功力,值得后代学人努力效法前行。

依据这个发现,契丹小字墓志的基本脉络梳理出来了。比如,《纠邻墓志释读》一篇就是完好的显示例证。这篇文章理出了《纠邻墓志》的墓志称号、墓主世家、历任官职、主要事迹等大框架,世家之中细列祖先、兄弟、姊妹、妻子、姻亲;官历之中列职官、封爵、殊荣;事迹之中列边防得力、镇压李杨、平定内乱、征伐阻卜等。

《谜田耕耘》由两部分组成,一是释读,二是校勘。册志释读按成稿时间排列,便于读者了解“释读”是个由近及远、由浅入深的过程,是个逐步接近真实的过程。通读《谜田耕耘》后,便能看到巴图先生在契丹小字研究范畴的艰难前行。

巴图先生对中华书局1974年版《辽史》的研究也颇有心得。他发现该版本《辽史》校勘存在一些问题,为了便当学者参考,便在《谜田耕耘》专设一章《辽史》指误草记,共计指出校勘37处失误。

对比原文译文,对比各志译文,“能够识解原来不能识解之语。”据此,巴图先生进一步开辟研究,释读《册志》所引典籍,范围触及经史子集的契丹对字,人物已见唐尧、虞舜、巢父、许由、伯夷、叔齐、盗拓、曾参、长孙、独孤、黄宪、刘焯等。这关于进一步深化研究契丹小字,无疑有较大协助。

巴图先生面对的则是完全未知或是半知半解的文本,但他却以为:“我的失误以及他人的失误,一再警示,必需校勘,必需尽可能地搞准文本。文本的字词错了,后头的研究论据都将成为无用之功,因而,准确认定字词形态就成了研究识解的前提条件。前提具备了,不等于研究的胜利,但是至少能够避免起步的基础性的错误。”“我费时费力坚持校勘,既求自己尽可能避免起步错误,更为后来者提供较好的文本,使他们省些时间,把珍贵的肉体用在研究上。”

《谜林问径》出版后,各种刊物陆续发布了20余篇契丹小字墓志。欣喜之余,巴图先生有了更进一步系统研究和便当后学的念头。其后,他每见一篇墓志,就先校勘,然后释读。2012年,汇集了其二十一世纪学术成果的《谜田耕耘:契丹小字解读续》出版。

作为一名少数民族史学工作者、民族语言学家,将自己的科学研究与中华民族的荣誉和任务联合起来,是巴图先生爱国情操和深邃学识的真切反映。

校勘是一项既艰难又省事的工作。

从整体上看,《谜林问径》一书,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外契丹学者取得成果的基础之上,关于解读契丹小字,在深度与广度上都取得了长足停顿,取得严重成果。

(作者:郑毅,系辽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牟岱,系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巴图,笔名即实,1927年生,蒙古族,辽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员,1946年参与工作,1978年开端在辽宁社会科学院从事学术研究,长期承担契丹文字研究课题。1980年任辽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副所长。曾任辽宁省蒙古语文学会理事长、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名誉理事。巴图先生从事学术研究以来不时专注于契丹小字兼及契丹大字破解研究工作,至1987年离休前以笔名(即实)共在《民族研究》《社会科学辑刊》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围绕契丹文字研究,先后出版了学术著作《谜林问径》(46万字)和《谜田耕耘》(96万字)等。

93岁的巴图研究员是一生致力于契丹小字研究的著名学者之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