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背后

台湾立法机关5月17日三读通过一般俗称的同性婚姻专法。同性婚姻议题近几年在台湾掀起的政治风暴,外界难以想像。 一开始,在台湾的同性恋者不是人,祁家威接受FT中文网采访时说

台湾立法机关5月17日三读通过一般俗称的“同性婚姻专法”。同性婚姻议题近几年在台湾掀起的政治风暴,外界难以想像。

“一开始,在台湾的同性恋者不是人,”祁家威接受FT中文网采访时说。1986年,台湾仍处于戒严时期,祁家威因公开出柜而被政府扣押。“但现在,没有人会小看,同性恋者能够独立在社会上日子。”

在经历混乱的朝野洽谈之后,联合国“世界不再恐同日”的今天(5月17日),台湾立法院在下午三读通过由行政院提出的《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说明施行法》(俗称同性婚姻专法),相同性别的两人能够到户政单位处理结婚登记,使得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全球第27个完结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社会。泰国在去年12月本来也有望通过相关法则,但现在内阁提出的同性伴侣法草案仍在国会卡关。

 

能从讨论立法到通过专法,过去几年,同性婚姻议题在台湾掀起的政治风暴,外界难以想像。

谁推动了改变?

由于祁家威以及台北市市政府前后针对同性婚姻提出释宪申请书,台湾司法院在两年前宣布受理两案,并在2017年5月份公布释宪结果,宣告现行的台湾《民法》婚姻规定“未能使同性别二人结合”,违反《宪法》所保障的婚姻自由与平等权。

大法官当时要求,在2019年5月24日以前,台湾立法机关必须完成修法或立法,如果逾期未完成,同性婚姻可以就《民法》办理登记。

大法官的释宪结果一出,支持者一片欢呼。
 

长期研究东亚家庭变迁的台湾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郑雁馨及其研究团队,根据世界价值观调查 (World Values Survey) 在1995、2006、以及2012年收集到三波调查资料,发现20年来,台湾人对同志社群的态度逐渐变得友善、宽容(见下图)。

根据她的分析,改变的推力主要来自于年轻人,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氛围的改变,年长者的态度也一起发生了变化。
 

“台湾还是很传统的儒家社会,”郑雁馨解释,父系的传承观念仍旧在台湾社会根深蒂固,“当社会要改变民法对婚姻的定义,过程中的碰撞和撕裂是不可避免且可以理解的。”

根据反对同性婚姻群体提出的一项公投案,同性婚姻将限制由专门的法律处理,而不是直接修改现行的《民法》。对大部分婚姻平权的支持者而言,单独的专法实际上就是一种法律歧视。

阶段性的立法

赶在释宪规定修法的大限之前,台湾行政院在今年二月提出《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以不修《民法》、另立专法的形式,保障同性伴侣的婚姻权。外界多半认为这是考量大法官释宪和公投结果的妥协办法。

而除了行政院提出的版本,反对派仍旧继续动员政治力量,分别通过国民党和民进党的立法委员提出另外两版草案,而这两版的提案对同性婚姻的名称和性质限制更多。

今天三读通过的《施行法》版本,事实上也是行政院面对激烈的朝野协议,昨晚才临时推出的修正版,当中微调了法条中的婚姻用字。

“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包含在这次修法的讨论,例如未来领养小孩的办法、跨国同性婚姻等等,”原本赞成直接修改《民法》、而非另订专法的祈家威说。

“那会是我下一波的行动,”祈家威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