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美和红会的故事-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 尔后,Facebook因为数据泄露付出转型的努力与天价罚款,但“哈里斯们”对其的质疑,深化到了背后的垄断位置。

  树大招风

  2019年1月的最新MAU数据显示,Facebook以22.7亿遥遥抢先, 高达独角兽04,WhatsApp以15亿排名第三,Instagram则以10亿用户位居第五。这意味着,前五个最受欢送的社交平台中,有三个来自Facebook,而另外两名分别是以视频为主的YouTube,以及聚焦中国市场的微信,而这一市场,Facebook不时虎视眈眈却无法进入。

  更令外界担忧的是, 李英娥扎克伯格上月肯定了Facebook走向私密的决计,固然初衷为了深层次处置Facebook存在的数据安全问题,但其中整合三大应用即时通讯功用的提议,也让外界感遭到巨无霸行将降生的威胁。

  早在去年4月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在国会山参与听证会时,哈里斯就关于这家社交巨头的垄断耿耿于怀。去年9月,当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前往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哈里斯继续追责:“在2015年,当Facebook选择不向用户通知他们的数据被剑桥剖析盗取的时分,Facebook内部基本没人在担任此事。”

  美国政策团体公共知识的律师哈罗德·菲尔德则表示,分拆Facebook是十分艰难和复杂的,不是打个响指就能采取行动的,即便这一努力最终取得胜利,但数字经济仍趋向于整合,“很快,Facebook还会拥有20亿用户”。

  关于休斯的长篇责备,Facebook立刻做出了回应。人在法国的扎克伯格毫不示弱:“我的主要回应就是,他倡议我们做的事情不会有任何协助。”而Facebook担任全球事务和通信的副总裁尼克·克莱格则直言,应战“不会因破坏Facebook或任何其他大型科技公司而消失”。

  关于外界对Facebook垄断位置的主要担忧点,以及Facebook能否采取过一些措施来减轻这些担忧,北京商报记者联络了Facebook媒体联络中心担任人,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详细回复。

  尔后,Facebook因为数据泄露付出转型的努力与天价罚款,但“哈里斯们”对其的质疑,深化到了背后的垄断位置。“是时分拆分Facebook了,”Facebook分离开创人克里斯·休斯在《纽约时报》发表的约6000字的长文中称,“马克是个仁慈的好人。但令我愤恨的是,他对增长的关注招致他为了点击量而牺牲了安全和文明。”

  分拆声起

  巨头难撼

  罚罚罚,是欧盟的法宝,但影响又有多大呢?2019年一季度,谷歌收入为363亿美圆,高通第一财季营收则为48亿美圆。Facebook的最新财报更是看不出凄惨的影子,营收同比大涨26%,抵达150.8亿美圆,MAU则同比增长8%抵达23.8亿美圆,股价在当天一度涨超9.3%,超越192美圆。

  天价罚款都难以撼动的巨头,要想完成分拆,绝非议员的几句呼吁就能办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反垄断学者赫伯·霍文坎普表示,为应战Facebook的这两笔收购,当局必需找到证据,证明假如Facebook与这些公司分开,会更有利于消费者, 冲浪中国 自有一套,而不是仅凭猜测,“我们能够用语言表达这种可能性,但这缺乏以赢得一场反垄断诉讼”。

  Facebook该不该拆

  2012年的10亿美圆和2014年的190亿美圆,让Facebook拥有了左膀右臂。Facebook主翻开放互联,WhatsApp专攻私密交流,Instagram则稳坐图片社交头把交椅。三足鼎立下,Facebook的老大位置无人匹敌。

猜你喜欢